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Sony Chan

魔都巴黎

一般人以為有色人種在巴黎會很團結,但現實並非如此。


有一個黑人女生告訴我,黑人的圈子細分了不同種族和文化,有些來自非洲,有些來自加勒比海,他們一眼便能分辨出,彼此會苛刻地評頭品足。其實法國的亞洲族群也有類似情況,自問一見到亞洲人,我亦會立即上下打量,她來了巴黎多久?打扮得如何?知識水平高低?一連串的問題自動在腦海浮現。遇到土生土長的,便覺得是扮鬼妹的黃皮香蕉;遇到初來報到的,尤其是不懂法文的溫州人,又覺得是沒有文化的鄉下人,總之好像甚麼也看不入眼,自覺辛苦。

巴黎就是這般陌生、冷漠。在街上會遇到大陸售貨員跟你說國語,或遇到白人跟你說英文,走到哪裏都沒有歸屬感,好像勉強地扮演著一個角色,只有在香港才可以找到安全感和親切感,完全放鬆下來。巴黎人常常把一句話掛在嘴邊:「我就嚟走㗎啦,會去其他省住㗎喇。」但說來說去永遠走不成,結果還是繼續留在巴黎爭一日之長短,這可能就是巴黎令人又愛又恨的魔力吧。




139 views0 comments

Related Posts

See All

Comentários


bottom of pag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