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op of page
  • Writer's pictureSony Chan

巴黎米奇

我和港女的最大分別,就是我不怕老鼠。


今日在家又看到一隻老鼠,它在鋅盤「着」一聲跳到地上,又「着」一聲逃之夭夭。其實在巴黎的住所見到老鼠不是新鮮事,平均每兩年就見一次,經過二十多年的「訓練」,我已經由非常驚慌變至毫無感覺。反正我家裏的食物不多,老鼠只是路過,不至於造成困擾,而且只要把它「捐」出來的洞口用石膏封實,就可以暫時解決問題。

記得早年被老鼠嚇壞,朋友們的回應卻是:「唔使驚,老鼠咋嘛,幾可愛。」男朋友甚至說Mouse和Rat是兩回事,前者是可愛的小動物,仔細想想,既然迪士尼也有一隻米奇老鼠,那老鼠在西方人眼中應該是友善的。後來漸漸習慣有「小訪客」,我竟也覺得嬌小的老鼠仔的確很可愛。


我和不少定居歐美的朋友談論過老鼠問題,果然無一倖免,郊區的情況則更加嚴重,有一位朋友曾經在車房見到像貓一樣大的Rat!Rat不是可愛米奇,走頭無路之際會撲過來咬人,非常危險,所以我家的老鼠仔,小兒科而已。



49 views0 comments

Related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